司机代表晤机场管理Grab控诉德士殴人

司机代表晤机场管理Grab控诉德士殴人
报道:林慧甄 司机代表晤机场管理Grab控诉德士殴人

机场德士每年支付机场管理层一笔租借费,因此享有专用车道。

Grab与德士恶性竞争白热化!由于不满苏丹依斯迈佩特拉机场德士司机涉嫌于昨天下午殴打同业,Grab司机代表今日向机场管理层告状!

Grab司机也透露,他们不仅一次被德士司机干扰,甚至还接获威胁录音。对方声称,若Grab司机不离开机场,将烧毁及破坏他们的轿车。无论如何,针对有关指控,机场德士业者强烈否认。

Grab司机代表阿兹兹依斯迈今日拟提呈备忘录予机场管理层总经理,不过由于后者出坡公干,尚无法给予Grab司机任何回应。较后,阿兹兹依斯迈也与机场德士公会主席阿都拉赐交涉,双方磋商逾半句钟后,最终达致协议,待机场管理层总经理于本月28日返回工作单位后,才由机场管理层作出定案。

双方在交涉过程中,部分会员情绪激动,互相指责,惟并没有引发肢体冲突。

根据了解,一名18岁的新手Grab司机,昨午4时许在机场接客后,被机场德士司机殴打,以致鼻梁受伤。当时,该名Grab司机正接载一名乘客,有关乘客是理大医院的医生。

司机代表晤机场管理Grab控诉德士殴人

根据现有约定规矩,Grab司机只能在机场C门接载客人。

德士公会:被殴者违规

针对上述事件,涉案的机场德士公会主席阿都拉赐澄清,当时有关Grab司机违反机场管理层指示,于机场D门接客,因此他上前欲与该名司机说清楚。不料,有关司机却猛踩油门,险撞及他。较后,其他机场德士司机见状,立刻拦截有关Grab司机,双方因此发生争执。

他强调,这只是一场误会。若有关Grab司机在C门接客,他也不会上前劝说,更不会干预他们在机场接客。机场德士公会每年需缴付机场管理层9448令吉的租金,因此在机场D门接客,即飞机搭客抵步的大门,是机场德士司机的专利。

他说,实际上,机场管理层早在两个月前,已发出指示,即Grab司机只能在机场C门接客,D门为机场德士专用,河水不犯井水,否则后果自负。同时,为纾缓机场交通问题,机场管理层也开辟四条车道,即德士专用车道、接客车道(PICK UP)、免下车车道(DRIVE THRU)及快速车道。

“不过,德士专用车道却常常遭他人占用。”

他说,目前机场德士公会共有94名会员,64辆德士。对于昨晚引发的误会,他们作出道歉,该会也已于昨晚10时向警方备案。无论如何,一切有待机场管理层总经理主持公道。

司机代表晤机场管理Grab控诉德士殴人

阿兹兹依斯迈(前排右二)移交备忘录予机场管理层代表查比迪。

Grab司机促机场明文提供接客及停车点

根据Grab司机向机场管理层提呈的备忘录,他们强烈要求机场管理层发出黑白通告,说明Grab传召车的接客及下客点,以及Grab召车的停车点。

备忘录内容也提及,国会下议院经于7月27日三读通过两项修正案,合法化及管制手机召车服务,并承认Uber和Grab的合法性。这些电子召车司机地位等同德士司机一样,因此必须遵守与传统德士服务相同的规则条款,而Uber和Grab将由陆路公共交通委员(SPAD)负责监督。

Grab司机代表阿兹兹依斯迈(35岁)说,被殴打的Grab司机是一名新人,他们经于昨日向警方报案。有关司机鼻梁受伤,较后送往医院治疗。车上的医生乘客也准备就这起事件,上庭作证。

他表示,有关Grab司机是在机场范围内接乘客时,遭超过一名机场德士司机打伤。有鉴于此,他们今日向机场管理层提呈备忘录,以反映不满。

“实际上,这之前,我们已多次接获Grab司机反映,指不断被德士司机骚扰。根据国会下议院今年7月通过的法令,Grab司机是可以自由接客的,只要不违反交通法令。我们遗憾,机场德士司机以流氓及没有教养的态度,来殴打我们的同业。”

他希望机场管理层关注此事,避免类似事件重演。无论如何,机场管理层暂不会采取任何行动,而是表示会先展开调整。

司机代表晤机场管理Grab控诉德士殴人

Grab司机与机场德士公会主席阿都拉赐交涉。

指不断被德士司机骚扰

阿兹兹依斯迈说,其实Grab司机被殴事件,不是首次发生,早在开斋节之后,已多次发生类似事件。一直以来,Grab司机都在机场C门接客,避免与机场德士司机发生口角。

他也希望机场管理层正式发出通告,若不允许Grab召车进入机场范围,可直接发出指示。

他透露,他们同时接到电话威胁录音,指Grab召车若进入机场范围,就会焚烧他们的轿车。

“其实,我们已多次向机场管理反映问题,不过机场管理层一直没有给予任何回应。早前,我们与机场管理层面交,管理层也允许我们在C门接客。”

他说,目前很多Grab司机都是全天候担任司机工作,而且他们于去年开始,已在机场接载客人。

司机代表晤机场管理Grab控诉德士殴人

双方交涉过程中,部分会员情绪激动,警员也在场监督。

机场德士公会主席阿都拉赐:德士司机须付各种费用

机场德士司机面对沉重的负担,以我本身为例,有四名尚在念大学的子女,每月的经济负担达3000令吉。

从机场至市区,来回车资54令吉,扣除20令吉车油,实际上没赚多少。德士业者还必须定期到电脑验车中心验车、偿还车险、商业注册、执照费等种种费用,平均每名德士每年贡献给政府2500令吉。

Grab司机莫哈末哈菲兹:须依乘客要求地点接载

吉兰丹Grab召车公会于今年4月成立,目前共有156名会员。大部分会员是全职充当司机。

据其他Grab司机披露,实际上,他们也很为难,因为很多乘客不愿到C门上车,而强烈要求他们到D门接载。

也有一些Grab司机向我投诉机场的道路管理出问题,虽然目前共有四条车道,不过交通系统糟糕。

我们希望机场管理层应派员维持秩序,避免轿车随意泊车,阻碍交通。

报道:林慧甄